_沈陽(yáng)地鐵集團有限公司 -
轉載-【黨史上的今天】5月19日

 

重要論述

  1935年5月19日

  毛澤東同即將率領(lǐng)強渡大渡河先遣隊通過(guò)彝族區的劉伯承談話(huà)。談話(huà)說(shuō):先遣隊的任務(wù),不是去打仗,而是宣傳黨的民族政策,用政策的感召力與彝民達到友好。只要我們全軍模范地執行紀律和黨的民族政策,取得彝族人民的信任和同情,彝民不會(huì )打我們,還會(huì )幫助我們通過(guò)彝族區,搶先渡過(guò)大渡河。

  1941年5月19日

  毛澤東在延安高級干部會(huì )議上作《改造我們的學(xué)習》的報告。報告深刻論述了馬克思列寧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革命具體實(shí)際相結合的原則,尖銳地批判了主觀(guān)主義作風(fēng),突出地強調了“實(shí)事求是”的重要性,號召全黨注重調查研究,樹(shù)立理論和實(shí)際相統一的馬克思主義作風(fēng)。報告指出:我主張將我們全黨的學(xué)習方法和學(xué)習制度改造一下。中國共產(chǎn)黨的二十年,就是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普遍真理和中國革命的具體實(shí)踐日益結合的二十年。災難深重的中華民族,一百年來(lái),其優(yōu)秀人物奮斗犧牲,前仆后繼,摸索救國救民的真理,是可歌可泣的。但是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戰和俄國十月革命之后,才找到馬克思列寧主義這個(gè)最好的真理,作為解放我們民族的最好的武器,而中國共產(chǎn)黨則是拿起這個(gè)武器的倡導者、宣傳者和組織者。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普遍真理一經(jīng)和中國革命的具體實(shí)踐相結合,就使中國革命的面目為之一新。但是在馬克思列寧主義普遍真理和中國革命具體實(shí)踐相結合方面,還存在著(zhù)很大的缺點(diǎn),即不注重研究現狀,不注重研究歷史,不注重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應用。我們黨內許多人學(xué)習馬克思主義的方法是直接違反馬克思主義的。因此,學(xué)習馬克思列寧主義理論,有兩種互相對立的態(tài)度。一種是主觀(guān)主義的態(tài)度。這種態(tài)度違背了理論和實(shí)際統一這一條馬克思主義的基本原則。在這種態(tài)度下,就是抽象地無(wú)目的地去研究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理論。不是為了要解決中國革命的理論問(wèn)題、策略問(wèn)題而到馬克思、恩格斯、列寧、斯大林那里找立場(chǎng),找觀(guān)點(diǎn),找方法,而是為了單純地學(xué)理論而去學(xué)理論。不是有的放矢,而是無(wú)的放矢。他們對于研究今天的中國和昨天的中國一概無(wú)興趣,只把興趣放在脫離實(shí)際的空洞的“理論”研究上。許多人是做實(shí)際工作的,他們也不注意客觀(guān)情況的研究,往往單憑熱情,把感想當政策。這種作風(fēng),拿了律己,則害了自己;拿了教人,則害了別人;拿了指導革命,則害了革命?傊,這種反科學(xué)的反馬克思列寧主義的主觀(guān)主義的方法,是共產(chǎn)黨的大敵,是工人階級的大敵,是人民的大敵,是民族的大敵,是黨性不純的一種表現。另一種是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態(tài)度。在這種態(tài)度下,就是不要割斷歷史。不單是懂得希臘就行了,還要懂得中國;不但要懂得外國革命史,還要懂得中國革命史;不但要懂得中國的今天,還要懂得中國的昨天和前天。在這種態(tài)度下,就是要有目的地去研究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理論,要使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理論和中國革命的實(shí)際運動(dòng)結合起來(lái),是為著(zhù)解決中國革命的理論問(wèn)題和策略問(wèn)題而去從它找立場(chǎng),找觀(guān)點(diǎn),找方法的。這種態(tài)度,就是有的放矢的態(tài)度!暗摹本褪侵袊锩,“矢”就是馬克思列寧主義。這種態(tài)度,就是實(shí)事求是的態(tài)度!皩(shí)事”就是客觀(guān)存在著(zhù)的一切事物,“是”就是客觀(guān)事物的內部聯(lián)系,即規律性,“求”就是我們去研究。這種態(tài)度,有實(shí)事求是之意,無(wú)嘩眾取寵之心。這種態(tài)度,就是黨性的表現,就是理論和實(shí)際統一的馬克思列寧主義的作風(fēng)。這是一個(gè)共產(chǎn)黨員起碼應該具備的態(tài)度。報告還提出三點(diǎn)建議:(一)向全黨提出系統地周密地研究周?chē)h(huán)境的任務(wù);(二)對于近百年的中國史,應聚集人才,分工合作地去做,克服無(wú)組織的狀態(tài);(三)對于在職干部的教育和干部學(xué)校的教育,應確立以研究中國革命實(shí)際問(wèn)題為中心,以馬克思列寧主義基本原則為指導的方針,廢除靜止地孤立地研究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方法。最后強調:我們走過(guò)了許多彎路。但是錯誤常常是正確的先導。在如此生動(dòng)豐富的中國革命環(huán)境和世界革命環(huán)境中,我們在學(xué)習問(wèn)題上的這一改造,我相信一定會(huì )有好的結果。這篇報告和《整頓黨的作風(fēng)》《反對黨八股》,是整風(fēng)學(xué)習必讀文件之一,是毛澤東關(guān)于黨風(fēng)和學(xué)風(fēng)建設的基本著(zhù)作。這篇報告收入《毛澤東選集》第三卷。

  1985年5月19日

  鄧小平在全國教育工作會(huì )議上的講話(huà)中就發(fā)展教育的緊迫性問(wèn)題指出:我們國家,國力的強弱,經(jīng)濟發(fā)展后勁的大小,越來(lái)越取決于勞動(dòng)者的素質(zhì),取決于知識分子的數量和質(zhì)量。一個(gè)十億人口的大國,教育搞上去了,人才資源的巨大優(yōu)勢是任何國家比不了的。有了人才優(yōu)勢,再加上先進(jìn)的社會(huì )主義制度,我們的目標就有把握達到。中央提出要以極大的努力抓教育,并且從中小學(xué)抓起,這是有戰略眼光的一著(zhù)。如果現在不向全黨提出這樣的任務(wù),就會(huì )誤大事,就要負歷史的責任。我們不是已經(jīng)實(shí)現了全黨全國工作重點(diǎn)的轉移嗎?這個(gè)重點(diǎn),本來(lái)就應當包括教育。一個(gè)地區,一個(gè)部門(mén),如果只抓經(jīng)濟,不抓教育,那里的工作重點(diǎn)就是沒(méi)有轉移好,或者說(shuō)轉移得不完全。忽視教育的領(lǐng)導者,是缺乏遠見(jiàn)的、不成熟的領(lǐng)導者,就領(lǐng)導不了現代化建設。各級領(lǐng)導要像抓好經(jīng)濟工作那樣抓好教育工作。各級黨委和政府,對教育工作不僅要抓,并且要抓緊、抓好,嚴格要求,少講空話(huà),多干實(shí)事。這篇講話(huà)以《把教育工作認真抓起來(lái)》為題,收入《鄧小平文選》第三卷。

  2015年5月19日

  習近平在會(huì )見(jiàn)全國國家安全機關(guān)總結表彰大會(huì )代表時(shí)指出,當前,我國正處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(huì )、全面深化改革、全面依法治國、全面從嚴治黨的重要時(shí)期,面臨復雜多變的安全和發(fā)展環(huán)境,各種可以預見(jiàn)和難以預見(jiàn)的風(fēng)險因素明顯增多,維護國家安全和社會(huì )穩定任務(wù)繁重艱巨。要高度重視加強國家安全工作,把思想和行動(dòng)統一到黨中央對國家安全工作的決策部署上來(lái),依法防范、制止、打擊危害我國家安全和利益的違法犯罪活動(dòng)。各級黨委和政府要重視、理解、支持國家安全機關(guān)工作,同心協(xié)力開(kāi)創(chuàng )國家安全工作新局面。 他指出,堅定理想信念,對黨絕對忠誠,是黨和人民對國家安全機關(guān)的一貫要求,新的歷史條件下仍然要堅定不移堅持和加強。要總結經(jīng)驗,從嚴管理,努力打造一支堅定純潔、讓黨放心、甘于奉獻、能拼善贏(yíng)的干部隊伍。

黨史回眸

  1941年

  5月19日 毛澤東在延安高級干部會(huì )議上作《改造我們的學(xué)習》的報告,深刻地批判了主觀(guān)主義的惡劣作風(fēng),號召全黨樹(shù)立理論和實(shí)際相統一的實(shí)事求是的馬克思主義作風(fēng)。7月1日,中共中央作出《關(guān)于增強黨性的決定》。8月1日,又作出《關(guān)于調查研究的決定》。9月10日至10月22日,中共中央政治局舉行擴大會(huì )議。會(huì )議決定在全黨發(fā)動(dòng)思想革命,反對主觀(guān)主義和宗派主義。9月26日,中共中央決定成立中央學(xué)習研究組,毛澤東任組長(cháng),王稼祥任副組長(cháng),主要任務(wù)是研究馬克思列寧主義理論和黨的歷史經(jīng)驗,以克服主觀(guān)主義和形式主義等錯誤思想。同時(shí)決定成立各地高級學(xué)習組,組織高級干部學(xué)習。

  2000年

  5月19日 經(jīng)過(guò)友好磋商,中國與歐盟在北京就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達成雙邊協(xié)議。

  2006年

  5月19日 中央精神文明建設指導委員會(huì )下發(fā)《關(guān)于深入學(xué)習實(shí)踐社會(huì )主義榮辱觀(guān) 大力加強思想道德建設的意見(jiàn)》。

(轉載自共產(chǎn)黨員網(wǎng))